凡人修仙传小说网

第九百七十三章 冥河之页

2018-12-06 08:43: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既然道友已经找到了阴芝马巢穴,还要约我等到此帮忙,道友莫非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众人默然了片刻后,还是元姓大汉先开口问道。

  “阴芝马虽然来无影去无踪,擅长隐匿之术,但是只要有足够时间,抓住它对老夫来说并不是难事。但关键是此灵物巢穴竟然是在万毒谷的阴阳窟内。老夫根本无法尾随追下去。而此灵物又机灵异常,顶多只是在洞口附近徘徊,绝不肯出洞窟一步的。”富姓老者终于说出了让自己素手无策数十年之久的事情。

  “阴阳窟?”这一次不禁大汉倒吸了一口凉气。白瑶怡也脸色瞬间发白起来。

  只有韩立从未听说过,莫名的问了一句:

  “什么阴阳窟,很可怕吗?”

  “韩道友不知道阴阳窟?妾身差点忘了。韩兄是海外修士,不知此绝地倒也正常,阴阳窟可是我们大晋公认的七大绝地之一。普通修士进入其中,根本有去无回。”白瑶怡轻咦一声后,轻声给韩立解释了两句。

  “这般危险,此地有何特殊处?”韩立好奇心大起,追问了一句。

  “阴阳窟,自然是一入其中立刻阴阳两隔之意。别的不说,光是洞窟中终年不停的惊魄阴风,就是元婴修士被刮到,也会元婴立刻魂飞魄散,投胎转世而去。更别说洞窟地处玄阴之地,常年阴气汇聚,早已在洞中自行生出各种厉害异常的鬼物。生人进入其中,就算能抵挡住阴风,也会被众多鬼物撕得粉碎。”富姓老者主动给韩立解释起来。

  “哼,岂止这样。阴阳窟位于地下数千丈,里面大小通道连环交错,各种洞穴数不胜数。以前也有修士侥幸冲到底部,却根本无法探清楚其中的大小。在那种地方神识一放出体外,就会被阴风阻挡,跟一名普通人差不多的。甚至还一直有人传言,窟中深处能藏着厉害之极的鬼王,只是一直没有被人证实过。反正那里就是大修士也不愿冒险深入的。”大汉哼了一声后说道。

  “以前除了一些低劣的矿脉外,洞窟中并没有发现过任何有价值东西。所有人一直当其是个上古时候废弃的超级矿窟,也没有谁真的深入过其中。但富兄如今在里面发现了阴芝马,看来这阴阳窟并非表面上这般简单,说不定里面还有真有一探的价值。”白瑶也黛眉一舒的补充道。

  “这般多年过去了,以富兄神通都没有办法抓住阴芝马,可见此洞窟真的不是善地。即使里面中真有什么宝物,也要有性命拿才行。”韩立先后经历过虚天殿,坠魔谷等诸多险地,自然深知其中的危险,毫不客气的泼冷水说道。

  “这点老夫也知道的。所以在下准备了数十年,特意炼制成了几样专门克制鬼物的宝物。并且为了能够防住惊魄阴风,富某还带来了本宗的紫幽珠。有此珠在身,不敢说完全抵挡住阴风,但是足可以消弱此风近半威力。几位道就足可以安然无恙了。”富姓老者异常自信的说道。

  “紫幽珠?”

  大汉和白瑶怡听闻此宝,都为之动容了。

  这可是九幽宗三大镇宗之宝之一啊!

  “怎么样?在下做了如此周全准备,再有三位道友全力相助话,就是在下面遇到在厉害的鬼王,我们五人联手下也足以对付的。只要一抓到阴芝马,老夫立刻用此灵物炼制培婴丹,保证诸位道友人手一粒。此丹药属于一次性洗髓易经灵药,就是能炼制出再多,也只是每人服用一粒而已。无须担心老夫作梗什么。至于在下面还能获得什么东西,则看诸位的机缘了。”富姓老者缓缓的说道。

  韩立三人全都默然不语。即使刚才表现最激动的大汉,此时也一脸的沉吟表情。

  “既然富兄已经有了这般准备,为何要找我们三人?要说元婴中期修士,贵宗身为十大魔宗之一,怎么也能找出几人出来。”白瑶怡一挽额前青丝,心平气和的问道。

  听到此问,韩立神色一动,大汉也盯住了富姓老者的面孔,两人似乎都对老者如何回答此问特别的关心。

  “从宗内找帮手?对别人说也许可以,但对老夫来说绝对不行。昔年因为一件门内恩怨,富某和宗内大多数同阶修士都交恶的。除了常师妹外,其余几人恐怕都巴不得老夫早些陨落。就算他们肯出手,老夫还担心他们背后下黑手呢。”老者脸上厉色一闪,隐现一丝怒容的说道。

  韩立为之一怔。

  这话和没解释有什么区别,谁知道其中的真假。不过对方都如此说了,他们自然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了,几人再次的沉默下去。

  “要闯阴阳窟实在事关重大,妾身要好好思量一下。不如这样好了,三日后妾身再给道友一个明确的答复如何?”白瑶怡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后,抬首如此说道。

  “三天?当然可以。阴阳窟在半年后,才是阴风二十年一轮的最弱季节。此期间进入地下才是最合适的。而且要对付鬼物,几位道友同样需要准备一些特殊的法器宝物。所以几位就算马上答应了,也要在半年后才可以进入洞窟的。但在离开此之前,我需要诸位道友先用在下手中的这张冥河之页,用精血写下守口如瓶的毒誓才行。在下先小人后君子,可不希望在此期间培婴丹和阴芝马的事情弄的沸沸扬扬。”富姓老者微微一笑,袖袍一抖,一张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焦黄纸页,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冥河之页?就是一旦违背所写誓言,必遭奇祸的那件邪器。这东西不是早就失踪数百年了吗。”大汉大闻言,立刻失声的叫道。

  韩立听到此话,心中也是一惊。

  “此邪器是在下为了此行,特意从地下坊市花大价收购来的。此物功效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夸张,但是对让诸位道友在短时间内守口如瓶,还是可以做到的。当年天魔门的风天行怎么陨落掉的,韩道友也许不知道,但白、元两位道友应该清楚的很吧!风天行同样也是元婴中期修士,我想三位道友不会以身相试吧。”富姓老者淡淡的说道。

  “好,有培婴丹这种好东西。元某绝不会轻易放过的。半年后元某一定会准时赴约的。”大汉脸色阴晴不定了片刻,就决然的说道。

  然后他突然冲那黑色书页一招手,将此物吸到了身前数尺处。一张口,一团精血脱口喷出,悬浮在书页之前。

  大汉伸出食指,沾着精血在书页上飞快的写了一些上古文字。

  片刻后手指一顿,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头,一下在黑焰中浮现,冲着大汉狰狞一笑后,大口一吸,书页上的血文纷纷书飞起,没入鬼口中一闪即逝。

  随即鬼头瞬间化为一股青烟,也消失不见了。

  见到这诡异的一幕,韩立心中咯噔一下。

  而富姓老者则将书页收回,低首看查了一遍后,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一扭首看向了白瑶怡。

  此女略一犹豫后,就有些无奈的同样抬手将书页摄到了手上,如法炮制了一番,鬼头同样出现后,又诡异的消失。

  当老者将目光望向韩立后,韩立心中叹了一口气。

  虽然对这种一点不知底细的东西大感忌惮,但现在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其他选择的样子。

  他面无表情的冲纸页一点指,此物顿时也飞到了其身前。

  稍微凝望了一下书页,他就一咬舌尖,喷出了一团精血,飞快用自己精血在书页上写下了不会透漏今日之约的内容后,血光一闪,那个出现过两次的鬼头再次在黑焰中浮现。

  它阴森一笑后,刚张开大口时,突然韩立体内某物一动,猛然间传出怪异的鸣声,声音不大,但却让在场修士都听的清清楚楚。

  老者等人都没有什么异样反应,那鬼头一听此声,脸孔马上扭曲变形,一声难明的低吼后,竟就此溃散消失,仿佛惊慌而逃模样。

  富姓老者、大汉四人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韩立面带一丝异样,吸了一口气后,袖袍冲书页一拂,同时口中淡然的说道:

  “在下不用考虑什么,也答应道友会准时赴约的。但这东西看来和在下体内的一物有些相克,是无法写下誓言了。但韩某是一介散修,以后半年时间也会留在南疆不会离去。更不会将此事告诉任何人的。这东西不用也罢。”

  这时,冥河之页被一片青霞托着向富姓老者飞射而回。

  富姓老者一把抓住书页,脸上还余留着吃惊的表情,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才好。要知道除了冥河之页这种诡异的宝物,他还真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确保对方真守约不吐露培婴丹的事情。

  “富师兄。我觉得韩道友之言,也有道理。这冥河之页不用也罢。我相信韩道友不会失言的。”从一开始,就若同哑巴一般的黑衣美妇,竟在这时开口了此女嗓音有些沙哑,但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磁性,秋眸略转动间,整个人一下也变得风情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