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小说网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天劫之威

2018-12-06 08:43: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下一刻,青色光团中轰隆隆声大作,一屡屡青气从光团中分化而出,而又一闪的化为一根根巨木。

  这些巨木足有五六丈长,表面散发淡淡青芒,奇沉无比,坚硬仿佛精钢,在空中方一出现下,就发出惊人呼啸的从高空急坠而下。

  下方韩立一见此景了,神色不变,但是单手掐诀一催下,上空尖鸣声大响,无数青濛濛剑光一下浮现而出,微微一颤后,“嗤嗤”的破空声大起!

  所有剑光都幻化成根根剑丝,纵横交织的化为一张巨网。

  只见一根根晶莹青丝闪过后,巨木如同纸屑般的纷纷一搅而碎。

  任凭巨木连绵不绝,源源不断,但在青色剑网斩切下无法越池一步。

  随着时间流逝,剑网迎着巨木落下方向一步步反卷而去。

  但空中的青色云团越发膨胀变大,同时落下巨木也越发巨大,一根根十余丈长的巨门化为无数黑影的狂砸而下。

  但剑网是韩立七十二口本命青竹蜂云剑所化!

  到其这等修为,几乎每一口飞剑都相当于灵宝等阶了,堪称犀利无匹,纵然那些巨木下落之势比先前凶狠了许多,但仍无法承受剑丝一切之力。

  一连串巨响后,剑网直接没入天际之中,蓦然一合再一分下,就重新幻化成七十二道青虹,并狂闪之下,就纷纷洞穿附近的青色光团,化为团团剑幕的一阵狂搅。

  顿时所有云团发出爆鸣之声的一散而开,在高空一个盘旋后,就往下激射而回,并纷纷一闪的重新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悬浮在紫金色光晕中,凝望高空不眨一下。

  片刻后看,乌云下方散乱光点滴溜溜转动后,幻化城了蔚蓝之色,并一闪之下重新凝聚成了蓝色光团。

  此时的光团,体积比原先巨大了倍许以上,并且从中隐隐传出了悦耳的流水声,一道道瀑布般激流从中狂涌而下,仿佛成千上百条白龙一扑而下,又好像九天银河一下倒转洒落。

  韩立神色微微一动,二话不说的先一掐诀。

  顿时身三头六臂的梵圣法相,三颗头颅猛然一张大口,冲高空一喷而去。

  滚滚银焰狂喷而出,一个闪动下,就化为火海的将空中激流一卷其中。

  水火交融下,一股股白气弥漫开来,又一下幻化处一片弥天雾海。

  只见雾海中雾气濛濛,伸手不见五指,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到里面“呲啦”之声不断,雾气向四面八方飞快扩散而去。

  韩立见此,目中精光一闪,将法诀蓦然一催下,千丈梵圣法相所喷银焰一下激增数倍。

  滚滚银焰一凝下,隐约幻化数条火蛟,张牙舞爪下,纷纷扑入雾海之中。

  下一刻,霹雳般的闷雷声大起!

  一朵朵阁楼大小的银花接连在雾海中浮现而出,又狂闪几下的连绵爆裂而开,滚滚银焰狂涨之下,竟将雾海硬生生撕裂而开。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后,大半雾气就在银焰卷动中消失殆尽,终于露出了原先遮挡的景象。

  而银焰在几条火蛟肆虐下,不但将空中激流抵住,而滚滚闪动间反向源头处的蓝色光团一卷而去。

  以银焰的可怕威能,蓝色光团一接触下,恐怕立刻就会溃散消失。

  但就在这时,高空中光团忽然表面无数银狐闪现而出,再滴溜溜一转下,竟疯狂的涨缩不定起来。

  霹雳声大起!

  每一团蓝色光团骤然一缩下,从中徐徐吐出一颗颗头颅大小的水球。

  这些水球看起来清澈异常,但又十分粘稠,表面波纹微微荡漾下,竟形成一道道的蓝色灵纹,并散发着柔和的湛蓝之光。

  这些水球方一往下坠,就爆发发出低沉的轰响,而蓝色光团本身却纷纷爆裂而开,自行化为了乌有,下方韩立目睹这一切,脸色骤然大变起来。

  下一刻,滚滚银焰和几条火蛟一个卷动的将这些蓝色光球全都淹没进了火海之中。

  “噗噗”声接连传出!

  火海中蓝光一闪,这球竟视若无睹的从中洞穿而出,丝毫没有被银焰损伤分毫。

  “千河重水!”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口中一声低喝后,心中再无任何迟疑的一催梵圣法相。

  三头六臂法相口中银焰一下嘎然停止,六条手臂同时握拳一挥下,爆鸣声大起!

  密密麻麻拳影再次浮现而出,往高空激射而去。

  “轰隆隆”声大响!

  蓝色水球表面骤然间金光大放,几乎每一颗同时受到了数十道拳影的连绵攻击。

  但金光闪过后,这些水球全都安然的承受下来,还若无其事的继续往下坠落而去,韩立心中一惊!

  梵圣法相却六条手臂一动,六只拳头金光大放,瞬间竟幻化成了实体般存在,冲落下水球一阵模糊的直接狂击而去。

  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下在虚空中震荡而起!

  无数轮金色骄阳在空中接闪现而出,阵阵剧烈波动更是在轰鸣中直接浮现,又化为股股狂风的一卷而散。

  当狂风一散而尽后,水球全都凭空不见了踪影!

  而下方梵圣金身身形依旧笔直的站立在原地,但双足凭空陷入地面十几丈之深,六条手臂赫然少了大半截去,竟和那些水球同归于尽的一起消失了。

  韩立见此,心中一凛!

  以梵圣魔相的威能,竟然也一下变得如此狼狈,可见那些千河重水的可怕了。

  下一刻,韩立单手一掐诀,梵圣法相身上金光一阵流转,六条手臂一下就恢复如初了。

  但这时,高空中的又重新凝聚出了一颗赤红骄阳般的巨型光团!

  此光团虽然只是孤零零的一颗,但体积之大,几乎将整个盆地全都笼罩其下。

  而一阵聒噪的“呱呱”乱叫后,无数口吐火苗的炙白火鸦从巨大光团中狂涌而出,双翅一展后,化为一颗颗火球的激射而下。

  这些火球尚未真的落下,一股仿佛让徐口都沸腾的高温,一下就先降临到了盆地上空。

  韩立双目微微一眯,身形未动一下,但梵圣法相竟再次张口一喷,竟同样喷出滚滚的银色火海来,不过这一次,银焰方一脱离法相巨口,就晶光流转的变得奇寒无比。

  梵圣法相竟然倒转灵焰威能,将其直接化为了极寒之焰来。

  下一刻,一白一银两股烈焰就瞬间撞击到了一起,两种属性截然相反能量,顿时在两者间爆发而出。

  天空中一闪之后,以一道直线为中心,顿时化为了冰火二重天地,并在高空中一时间僵持不下。

  韩立忽然间口中一声长啸出口,一根手指往虚空中一点之后,密密麻麻的剑光再次浮现而出,并一闪之后,骤然融合一体,化长一口十余丈长的青色巨刃。

  接着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法诀飞快变化不定。

  而青色巨刃则晶光流转下,迎风狂涨,顷刻间巨大了十倍以上,竟幻化成了近千百丈长的擎天巨刃。

  梵圣法相三张面孔上同时狰狞之色一闪,两只大手一捞之下,就将巨刃一把抓住,凭空一挥,冲空中狠狠一斩而去。

  只见一道划破长空的青光一闪,擎天巨刃就诡异的从寒焰和火海交汇处一晃而过,斩到了巨大光球之上。

  赤红光球狂闪几下,就立刻无声无息的一分两半,熔岩般的赤炎从中狂喷而出,又一下化为滚滚烈焰的爆裂而开。

  下方火海一阵轰鸣后,一下在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不过方等梵圣法相将擎天巨刃一收而回,还未来及再采取何种行动时,高空中的滚滚烈焰竟只是一个滚动下,就化为黄濛濛尘雾,并向四面八方疯狂卷动。

  顷刻间,整个天空全都变成昏沉沉的颜色,并且尘雾中一阵“噌呛”声后,竟透漏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兵戈之气。

  下方韩立眉头一皱!

  梵圣法相却二话不说的将手中巨刃再次一挥,冲黄色雾海就是一斩。

  刺目青光又一次划破天际,将整片雾海硬生生从中间一斩而开,但是下一刻,两边浓浓尘雾往中间一滚之下,就若无其事的将雾海恢复如初了。

  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所化千余丈巨刃和梵圣金身恐怖之极的神力,竟然对其丝毫效果没有!

  而且雾海在遭受攻击之后,里面竟隐隐传来金鼓之声。

  随之黄濛濛尘雾翻滚之下,里面蓦然现出一队队灰仆仆的泥塑般卫士来,或骑飞禽走兽,或手持森然利刃,一一眼望去,触目皆是,仿佛有百万雄兵隐藏其中中一般。

  韩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念飞快转动,还未来及想出何种对策之时,空中雾海猛然一卷,就方气势汹汹的夹带无数卫士的往下扑来。

  韩立脸色一沉!

  梵圣法相顿时手中巨刃再次冲空中接连扫去,结果青色刃芒所过之处,所有卫士均都一震的瞬间碎裂成灰,但等青光方一敛的消失后,尘雾滚滚一凝之下,同样数目的卫士在雾海中再次无声的浮现而出,仍挥动兵刃的一冲而下。

  韩立见此,瞳孔不禁微微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