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小说网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偷袭

2018-12-06 08:43: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麒麟通体乌光闪动,体表略显模糊,却也是一个虚影而已。

  不过面对此虚影,少女却凝重异常,单手冲其虚空点点之下,一个个黑色符文诡异现出,又纷纷没入墨麒麟中不见了踪影。

  顿时原本看似凶神恶煞的墨麒麟,目中凶光减弱,最终身形一扑下,化为一团黑光激射而来。

  “噗嗤”一声,少女和青色麒麟全都被黑光笼罩其内,遮蔽的严严实实。

  “嘿嘿,幸亏我还记得当年这头墨麟的葬身之地,才能用它尸骨残留的一缕残尸气,炼化出此宝来。因为你和我伴生的关系,同样身具麒麟气息。否则以你现在的修为,非但驱动不了此宝,反而会遭到反噬的。”青色麒麟低笑了两声。

  “就是如此珍稀,我才舍不得此宝的。否则,以此宝威能起码可以在关键时候,救我一命的。”晶族女子苦笑了一声。

  不过说完此话,此女就不再迟疑什么了,身形一动,在黑光闪动中,也没入了魔气中。

  二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才没入魔气中不久,突然从附近山腰处飞起一块拳头大山石,灰白颜色。

  此石虽然不大,但是滴溜溜一转下,蓦然表面寸寸碎裂,化为一只金光灿灿的甲虫。

  只是一闪,就无声无息也飞入魔气通道中。

  同一时间,韩立却走出了魔气通道,并悄然出现在一间大厅的入口处,正凝神的往里打量着。

  大厅呈圆形,广大无比,直径足有百余丈之巨。

  在大厅中心处,却有一个三十余丈的金色法阵,四周耸立着十二根数丈高的乌黑石柱,上面雕刻着一些青面獠牙哦,狰狞异常的妖魔图案。

  从这些图案中喷吐着一股股的漆黑魔气,齐往法阵中心处飘去。

  而此法阵中心处,另有一张血红色大床,上面躺着一只体长数丈的黑色巨猿。

  此猿獠牙毕露,四肢奇长,头生三根冲天怪角,黄光闪闪。

  在胸膛上有一个紫色的伤口,普通人头颅般大小,甚至可以清楚看到数根肋骨和一颗漆黑心脏微微跳动个不停。

  可诡异的是,巨猿双目紧闭,体表乌光闪动下,将四周飞来魔气徐徐吸入体内。

  而身下的血色大床,则有一层血雾翻滚,也不停往巨猿体内涌去。

  韩立站在门口,冷冷的注视着大厅中的一切,并没有丝毫要动手之意。

  此刻的他,身躯彻底处于虚化之中,就算近在咫尺之人,一般也难轻易发现其存在。

  不过面对一名合体中阶左右的存在,韩立仍不敢肯定太一化清符真隐瞒过去。

  故而韩立保持现在的距离的一动不动,默默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但洞府外边的金色甲虫从山腰处飞出时,韩立神色微微一动,但目中寒光一闪后,就恢复如常了。

  当初在进入此地前,他为了以防万一,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了一只噬金虫在了外面。

  当然此虫附有他一丝神念,并是吞噬古怪石墩后,产生变异的一只。

  说起来,这些变异噬金虫从一开始发现身体更加坚硬、分量奇重的变化后,经过这几年的操纵研究,韩立又发现了这种变异灵虫多出的另外一种天赋异能。

  就是敛息化石。

  这种变异天赋,还是韩立在一次修炼自己神念操纵技巧时,无意中发现的。

  这种噬金虫在没入土石中后,竟可以从体内涌出大一股诡异的土灵力,能巧妙的和附近土石化为一体。

  如此一来,除非是有心人明确知道此虫确切藏隐之地,或者拥有专门修炼的灵目可以直接看破。否则就算本身神念再强大,只要此虫潜伏土石中不出,也无法发现异常的。

  也就因此,,韩立才会如此轻易的孤身深入大山底部。

  虽然因为魔气阻隔原因,他无法通过噬金虫时刻知道晶族女子的准确行动,但是通过神念的模糊感应,也知道对方现在并没有老实的留在外面,而是有了什么一些小动作。

  对于此事,韩立并未感到太过惊讶。

  此女一开始仅提出用圣阶魔兽材料交换天外魔甲修复时,他就已经猜到对方可能隐瞒了些什么。否则此女明显不是普通晶族人存在,圣阶魔兽材料纵然稀有,但去了魔核后,应该不值得对方如此大费心机的。甚至不惜将天外魔甲这等宝物半赠!

  后来在进入墨金山脉后,他们一行数次遭遇极其危险之事,此女仍然没有流露丝毫放弃之意。

  韩立心中更是八九分肯定了。

  但对于此事,他心中并没有什么恼怒反应。

  对韩立来说,只要此女不损害其利益,真能按照事先所说用圣阶魔核将天外魔甲修复好。即使另有一些小动作,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当然这个利益真足够让其动心的话,他也不介意插上一脚的。

  此女纵然有些神通,但修为如此之低,韩立自问随时能掌控全局的。

  现在,他站在大厅入口足足观察了一盏茶工夫,终于确定,整间大厅除了那个法阵和四周的十二根柱子外,再无任何禁制了。

  而眼前巨猿也的确身负重伤,并且深陷沉睡中的样子。

  这样一来话,在晶族女子图谋之事没有明朗前,他并不介意先将眼前的圣阶魔核拿到手中再说。

  只要不是硬碰硬的话,偷袭之下,他自问还能一击必杀此魔兽的。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目中寒光一闪下,终于决定动手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两只袖袍一抖。

  一只手中青光一闪,十几颗青色圆珠浮现手中,另一只手中却突然现出厚厚一叠符箓来。

  同时往身前一抛,二者同时浮现在了韩立身前。

  接着韩立身上金光闪动,又一下飞出了两只拳头大金色甲虫来。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这才单手一掐诀,身躯一下从虚化中悄然还原。

  在此过程中,他眼也不眨的注视着大厅中的黑色巨猿。

  此猿在那血色大床上一纹丝不动,根本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韩立神色微松,手指冲身前那叠符箓一点。

  顿时这些符箓同时向大厅四周悄然飘去,然后银芒一闪下,在四面八方悄然消失。

  十几颗圆珠也缓缓的飞向那些黑色柱子。

  但当飞到这些圆柱顶部,快接近巨大法阵时,青色圆珠却纷纷的嘎然而止,就此悬浮在每一根柱子数尺高地方,不再移动了。

  两只噬金虫也在其心念一动之下,鬼魅的潜到了离法阵不过十余丈远处,虎视眈眈的悬浮在半空中。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又瞅了黑色魔圆一眼,见其仍然没有动静犹豫一下后,突然一只手冲大厅一角中虚空一招。

  灵光一闪,一只银色火鸟在远处诡异的浮现而出,双翅一展下,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巨大法阵正上方的大厅顶部,银色火鸟无声息的现身而出,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韩立面色凝重异常,但是心中果断异常的神念一催。

  银色火鸟在高空中一张口,一根金银细丝喷了出来。

  竟是灵漩邪光!

  金银细丝遁速奇快无比。

  几乎这边才一喷出口外,那边就已经一下到了下方法阵处。

  那巨大法阵果然不知平白布置在此处的。

  大厅中嗡鸣声一响,突然一层血光罩凭空浮现在法阵上空,将下方巨猿遮蔽的严严实实。

  但是金银细丝一接触此光罩,却视若无睹的直接洞穿而过,一闪下,就诡异的出现在了巨猿头颅上。

  一闪即逝,灵漩邪光就要直接洞穿硕大的头颅而过。

  眼见这种真要一击得手的情景,远处的韩立也一下屏住了呼吸。

  “当”的一声。

  巨猿原本看似空无一物的身躯上,蓦然全身覆盖上一层严严实实的紫色战甲。

  金银细丝一击在和巨猿面容一般无谓的面甲上,被一颤的反弹而开。

  发出了金属撞击般的诡异声响!

  远处的韩立见此,脸色大变下,当即毫不犹豫的不再掩饰什么,身上金光一闪下,头顶顿时浮现出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色法相来。

  他心中默默念念有词之下,三头中的两首,双目一睁,露出森然的神光来,六条手臂同时往空中一挥,再两两一合。

  金灿灿大手中颜色各异光芒一闪,多出了三口有些模糊的巨剑来。

  三口大剑虽然造型古朴,表面均有符文闪动流转,但式样颜色均都不同。

  一口薄如纸片,金光闪闪。一口狭窄奇长,青光灿灿。最后一口倒是奇厚无锋,漆黑如墨。

  “斩”

  韩立几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森然的吐道。

  同时两手掐诀下,同时冲远处一点。

  “噗”“噗”“噗”三声!

  三道不同颜色剑光一斩而出,又瞬间合一,化为一道三色流光奔黑色巨猿飞斩而去。

  而几乎同一时间,那十几颗遍布黑色柱子上的青色圆珠抢先往下一落,青光一闪下,发出惊天动地巨响的爆裂开来。

  雷鸣声大作!

  刹那间,不但十二根黑色柱子,在雷电之力下倒塌碎裂,整座法阵也被青色电弧淹没在了其中。

  光罩和电光一接触下,紫光青弧挤压一起。

  而紫色光罩几乎立刻发出一声哀鸣的破裂开来,无数道青色电弧齐往下方狠狠劈去。

  同时,早已等候好一会儿的两只噬金虫和三色剑光同时激射而至,一闪的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