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小说网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人面蛟

2018-12-06 08:43: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所有人目光一凝下,终于看的分明。

  那是一名身穿银袍的中年男子,除了容貌清秀了一些,神情仿若寒冰一般。

  大殿中如此多人,但神念是往这中年男子身上一扫后,均都心中嘀咕起来。

  无论是普通的上族还是那些圣族存在,神念一靠近这男子,都被一股禁制之力反弹而回,根本无法探测男子的修为深浅。

  但对方既然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破门而入,来历自然非同小可了。

  这时却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那只紫色幼兽一看清男子容颜后,目中一下露出狂喜之色来,只是身体仍然被那金银细索捆住,无法做出何种动作。

  “阁下是何人,如何进入此地,外面负责的守卫呢?”萧布衣神色凛然的问道。

  “我带他进来的,那些守卫被我喝止住的。有什么意见吗?”忽然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接着殿门外脚步声一起,又走进一人来。

  这是一名双足赤裸,身穿一件白袍的青年,,只有二十七八模样,容貌普通之极,看上去丝毫没有出奇之处。

  “翡前辈!”

  一见这名新出现青年,台上原本还神色如常的萧布衣大惊,急忙遥遥冲青年躬身一礼。

  “参见前辈!”

  “拜见翡前辈!”

  台上其他几名圣族存在,包括陆姓老者和老翁也认出了青年的来历,同样失色的施礼,满脸的恭谨。

  不光如此,原本隐身在三层的其他众多圣族,此时也纷纷从屋子中飞射而出,以晚辈之礼同时参拜。

  韩立目光一扫下,赫然看到了千机子和段天刃这两名合体顶阶存在也身处人群中双手抱拳,脸上现出吃惊和敬畏之色来。

  “大乘期!”

  韩立脑中瞬间闪过这几个字,再目光一扫的望向青年后,脸上终于闪过骇然之色了。

  见到如此多圣族同时参拜同一人。其他的异族人又怎会不知道眼前青年的真实身份了,不少人都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同样震惊无比。

  甚至整座大殿再次安静无声起来。

  “翡前辈,你如何回到这里来了。你老人家不是已经闭关了吗?”

  问话之人并不是萧布衣,而是三层中一位韩立不认识的合体顶阶存在,满脸墨绿斑纹,身穿一身不知名兽皮袍子的怪人。

  “原来是黑贤侄,你也在此地?算了,你们的事情,我懒得多问什么了。我这一次会出现在云城,原本是因为角蚩族最近攻势缘故。但如今出现此地,却全是因为涂道友的缘故。“青年扫了怪人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

  “敢问前辈,这位涂前辈是……”怪人听了此话,脸色一惊,随之大为不安的问道。

  青年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并未马上回答什么,反而一扭首的冲银袍人问道:

  “涂兄,是否发现你要找的人了?”

  “当然找到了!”

  银袍人在殿中四下一扫,目光终于落在了石台上了。一见到紫色小兽时,他先是一喜,再一见此兽身处黑色笼中并且身上被捆束着一道细索后,目光又一下变得阴沉异常了。

  随之此人身形一晃,顿时银光一亮下,就诡异的消失了。

  下一刻,台子上光芒一闪,银袍人无声息的浮现而出了。

  “前辈你……”同样站在台上的陆姓老者,一见银袍人出现在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吓了一跳,口中不禁问了一句。

  “给我滚!”

  但是银袍人竟根本没有和其说一句话的意思,不耐烦的一声后,袖跑只是冲陆姓老者一抖。

  老者只觉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迎面涌来。

  陆姓老者心中自然惊怒异常,下意识的猛然一吸气,体表顿时泛起一层黄霞,就要硬接下此击。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老者体表霞光乱颤之下,“噔噔”的一连退出七八步去,最后一个失足,差点掉到了台下去。

  萧布衣见此,脸色大变。

  陆姓老者的神通厉害,他可深知的。其主修的一种土属性顶阶功法,原本就是以力大皮厚见长的。如今竟无法接下银袍男子随意一击。

  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看来对方肯定也是大乘期的存在了。

  萧布衣瞬间做出了判断。

  老翁等四人见此,也吓了一跳,眼见银袍人直接向他们这边走来,心中大凛下,不禁纷纷后退数步远去。

  但让他们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银袍人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几人,而是几步走到笼子前,两手一探。

  “砰砰”两声后,两只手掌竟分别一把抓住了笼子边,接着一用力。

  灵光一闪后,一声闷响来,那看似不凡的黑笼竟一下凭空被一撕而平破。

  残破笼子和小兽同时从空中一落而下。

  笼子尚未落地,就化为两团黑气溃散不见了。而小兽发出发出欢笑之意的几声呜呜发出,就被银袍人一把虚空抓到了手中,另一只手,随意的往小兽身上的金银细索一拂。

  几声闷响后,那金银细索就寸寸的碎裂开来。

  而紫色小兽在一脱身的瞬间,立刻再无任何掩饰的发出呜呜的高兴之声,接着身形一动,就一下扑进了银袍男子的怀中,并将脑袋亲热之极的蹭了几下。

  “哼,不好好的呆在洞府中,竟敢私自跑到海面上来,如今是不是吃了不小的苦头了。告诉我,是谁将你抓来的。”男子先是溺爱的用手摸了摸小兽头颅一下,接着声音骤然一寒的问道。

  附近的老翁四人一听此话,脸色截然大变,不禁面面相觑的互望一眼,均从其他人目中看到了惧怕之意。

  这只幼兽可正是他们四人联手擒下的,并送到此地拍卖的。否则,以他们在云城的客卿地位,也不会轻易出现在此地的。

  这时,那只紫色小兽用痛恨的目光盯着老翁,同时口中低吼声不断,竟仿佛真在告诉男子什么。

  “什么,他动手折磨你了。好,很好。你们四个就拿小命来偿还吧。”

  银袍男子只听了两句,面上狞色顿现,随之突然从身体内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凶煞之气,肩头只是一抖,一只手臂就闪电般的直奔陆姓老翁抓去。

  就听嘎嘣一声脆响,涂姓男子明明和老翁相差十余丈远距离,那条手臂不知怎么的一下暴涨,就五指闪动银芒的蓦然到了老翁面门前。

  攻击之快,几乎瞬息就至。同时一股可怕风压几乎让老翁无法喘息分毫了。

  “不好”老翁即使先前已经早就有所提防,但也万万没想到对方攻击如此凶猛的。

  只来及一张口,一颗青色圆珠喷出了口外,击向了对方五指,同时早就准备好的一道法决一催下,体表蓦然一模糊下,身前瞬间浮现出三种不同颜色的光幕来。

  但是下一刻,老翁就再次魂飞天外了。

  青色圆珠方一呼啸的尚未来及发威,就见银芒一闪,珠子瞬间化为数片的坠落而下。

  而几乎同一时间,五指一下抓到了光幕之上。

  只听到“噗噗”三声闷响,三层光幕竟然瞬间被一抓而破,五道银芒一闪下,就将老翁整颗头颅罩在了其下。

  纵然老翁还有千般本事,在此电光火石间,也根本来不及施展分毫了。

  老翁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血了。

  但就在这刹那间,一淡淡的声音在附近响起。

  “涂道友,手下留情。道友可别忘了曾经如何答应我的。”

  话音未落,突然从虚空中探出另一只看似普通的手掌来,只是一挥,就一下将五道银芒一弹而开。接着附近空间波动一起,翡姓青年身形从老翁和银袍男子间现出,并肃然的说道。

  “哼,我当时虽然答应过你,不再此地杀人。但是可从未说过就这般轻易放过他们几人的。”银袍男子显然对翡姓青年颇为忌惮,一击未曾得手后,并未再出手攻击,但目光阴沉异常的说道。

  “这个当然。既然陆道友几人得罪了令爱,死罪可免,但受些处罚自然是应该的。”银袍青年微笑的说道。

  “什么,你是人面蛟!”老翁死里逃生下,还未心神方定,一听翡姓青年的话语,顿时面色难看异常的失声起来。

  “不错,本尊本体就是人面蛟,怎么,你还想打我的主意?”银袍男子瞥了老翁一眼,目中凶光一闪。

  “不敢,晚辈绝没有此意。先前晚辈等人也不知道令爱身份,有得罪之处,还望前辈朵朵恕罪!”老翁虽是一名圣族存在,却也是能屈能伸之辈,一见情形不妙,马上服软之语接连出口。

  “陆道友,你们这次也真是太冒失了。怎敢跑到涂兄洞府附近抓捕灵兽,还将涂兄的令爱抓走了。幸亏无事,否则就连我也保不住你们的。”翡姓青年一回身,脸色立刻一沉的训斥道。

  “晚辈绝对不知道那片海域是涂前辈居住的洞府,否则我等怎敢做这种万死之事。”一听青年之言,老翁脸上的汗,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其他三人面色雪白,神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