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小说网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以火化丹

2018-12-06 08:43: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用手指抚摸了黄色印痕一会儿后,韩立将手臂放了下来,沉吟了一会儿后,再次取出几种丹药服下。

  虽然他对那烈阳丹大感兴趣,并且妇人也将效力说的神乎其神,但绝不会真将希望都寄托在上面的。

  不久后他就再次闭上双目,入定起来。

  两日后,天空尽头处一朵白云飞来,在云上赫然站着妇人和少女珠儿二人。

  少女仍然背着那张黄色大弓和三枚白色骨箭,而妇人手上多出一个赤红色玉盒、片刻工夫后,二人就到了院落的上空,并悬浮不动起来。

  “那人就住在这里?似乎布下了禁制。哼,这人竟对我们还不放松心。”珠儿美目眨了一眨,好奇的打量下方的几座木屋,目光立刻放到了其中一座被白光笼罩的屋子上,鼻中哼了一声。

  “韩先生法力受损,和我们又无深交,会如此做毫不奇怪。若是此地和我走时一样,未有任何禁制的话。我倒要有些奇怪了。”妇人轻笑一声,却毫不介意。

  随即她一驱动白云,二人立刻轻飘飘的落下。

  “韩前辈,妾身已经带烈阳丹来了。望先生见上一见!”妇人冲着屋门一施礼,悠悠的传声说道。

  “原来是火道友,韩某不便起身相迎,道友请进吧。”一个男子声音从屋中淡淡传出。

  话音刚落,白色光幕一闪,一下莫名的溃散了,同时屋门缓缓打开。

  妇人见此情形不再迟疑,立刻带着少女一同走了过去,并进入了门内。

  “咦,这是……”妇人进入屋内方扫了一眼,脸色蓦然微变,露出了吃惊之色。

  在屋子一端木床上,赫然并排坐着两名“韩立”,一名含笑望着他们,另一名面无表情的紧闭双目。

  少女也是一怔,面露狐疑之色的在两名“韩立”身上扫了两眼,也不知道是否看出些什么来。

  “道友请坐,这位是?”那名睁眼的韩立,冲一旁的椅子一点指,随即看了少女一眼,露出一丝询问之意。

  “这是小女白珠儿,以前一直在外面修炼,前两天才刚返回族中的。”妇人面带一丝恭谨回道,同时神念往两名韩立身上一扫后,心中暗暗吃惊。

  两名“韩立”,虽然一个气息很弱,一个气息较强,她均无法测出二人的修为境界。偏偏二人无论服饰相貌都绝对一般无二!

  这让此女心中隐隐有些发毛了。

  虽然身外化身之术,她也有所听闻,但绝不是她这么一名分支小族的祭祀能学到的。

  但只此一点,就可肯定对方神通肯定不同一般了。是否还让少女进行下面的试探,这让她有些犹豫不定了。

  就在这时,少女却婀娜一步上前,冲”韩立“深施一礼,甜甜一笑的说道:

  “珠儿听家母说族中来了一位上族的前辈,故而特来拜见一二的。望前辈千万不要怪罪!”

  “原来是火道友的千金,年纪轻轻就已有如此修为,真是可喜可贺啊!”睁眼的韩立,嘿嘿一笑,随口称赞了两句。

  “哪里!小女这点修为怎可能放在前辈眼中。对了,不知前辈在这里可住的习惯,若有不妥之处,尽管说就是了。晚辈立刻给前辈再另换一处。”妇人暂时将心中迟抛掉,面带笑容说道。

  “这里灵气就不错,不用如此麻烦!道友手中之物,就是那枚烈阳神丹吗?”“韩立”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盯着妇人手中的火红色玉盒,颇感兴趣的说道。

  “不错,正是此物!此丹是当年我族第一代大祭司在附近海域斩杀了一头……”妇人将玉盒托起后,就笑着承认道,并介绍起此丹的来历。

  韩立虽然心中略感奇怪,但仍不动声色的静静听下去。

  就在这时,一旁少女目中狡黠之色一闪,两只藏在袖中的手掌,突然一只手中多出一片翠绿异常叶子,另一只手则猛然掐动一个古怪法决。

  顿时一股无形的神念之力,诡异的向两名韩立悄然袭去。

  两名韩立的反应截然不同!、双目紧闭的“韩立”仍然纹丝不动,仿佛丝毫都未察觉到一般。

  但是少女却感到用秘术催动的神念一落在韩立身上,却仿佛落在死物上一般,竟然在对方身上任何神念波动都未察觉。

  少女心中一怔,不禁大感奇怪起来。

  此种情形不是对方会不可思议秘术,能将自己神念彻底屏蔽,就是对方真的只是一个空壳肉身而已。

  尚未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时,而探向另一名“韩立”的结果,就让少女神色大变,猛然嘴巴急张几下,脸色一下苍白无血起来。

  她神念一催到对方身体附近,竟仿佛进入到一个巨大漩涡中,所有神念一下不由自主的往对方身体中陷入而去。

  这一下如何不让蛇人少女惊的魂飞天外,急忙将秘术一收,往回狂收自己的神念。

  看似无法救回的神念竟轻而易举的被她收了回来,并未受到丝毫阻碍。

  这让少女又为之一怔了!

  而就在这时,正和少女说话的“韩立”目光一斜,冲少女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少女望见之下,樱桃小口一张,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看起来窘迫异常!

  妇人似乎对这一切丝毫都未发觉,口中再向韩立介绍了一会儿烈阳神丹药性和一些服用的忌讳时,就将火红玉盒捧给了“韩立”。

  “韩立”神色一正,称谢一声,才单手一招下,将玉盒收到了手中。

  接下来妇人不再多留什么,十分识趣的说出告辞之言,就一拉身旁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少女退出了屋子。

  “啼魂,你倒有趣,怎么无缘无故吓那丫头一跳。”一旁双目紧闭的‘韩立”,在妇人和少女一退出后,突然睁开双目,并淡淡的说了一句。

  接着他单手一挥手,顿时整座木屋外面再次被白光笼罩住。

  “主人!这丫头胆子不小,不过结丹期修为,竟然敢探测主人的神识。自然要让她知难而退了!”另一名“韩立”嘻嘻一笑的回道。

  随即此“韩立”身上黑光一闪,体形一缩,化成了一只乌黑小猴。

  小猴身形一蹿,就跳到了韩立肩头上,并有些讨好的将玉盒捧到了韩立眼前。

  韩立微笑的摇摇头,并未多说什么,将玉盒接了过来。

  啼魂自从在天渊城灵智初开之后,再将注入其神识中的各种知识典籍逐渐消化理解后,变化成他的模样,倒是越来越无法分辨真假了。

  将玉盒轻轻打开!一片红霞后,一股炙热气息迎面扑来,让他仿佛身处烤炉之旁。

  韩立不惊反喜,凝神一望。

  只见红光中赫然有一个拇指大圆珠,闪动着夺目赤芒。

  “这就是烈阳神丹,果然有些奇特。”韩立喃喃了一声,伸出两根手指,不慌不忙的朝玉盒中夹去。

  “噗嗤”一声轻响!

  圆珠在两根手指方一靠近的瞬间,竟一下冒出一团赤焰出来,一下将韩立手中包裹其中。

  若是普通修士,恐怕这一下就被此诡异火焰烧伤不轻。

  但是以韩立如今肉身的强横,自然视这点火焰如无物。手指上连一丝红肿烫痕都未出现,就将红色圆珠夹到了手中。

  啼魂蹲在韩立肩头,一对漆黑眼珠也盯着圆珠的骨碌碌不停,似乎对此丹也大感好奇的样子。

  韩立目光闪动的盯着此丹好一会儿后,脸上现出思量之色。

  若是照那妇人所言,因此此丹火属性过于霸道,服用起来不但步骤繁多复杂,而且一个不小心,还容易被药性反噬的,从而出现自焚之事。

  最好是用大量的寒属性灵丹灵药,先中和此丹的药性,再服用为妙的。

  可是他清楚感应到此丹中极火之力,实在非同小可,若就此浪费了实在有些可惜了。

  心中想罢,韩立不加思索的一张口,喷出了一团银色火球来。

  正是噬灵天火!

  此火“砰”的一声后,一下化为一只拳头银色火鸟,围着韩立盘旋了数圈。

  韩立眉梢一挑,手指微动一下,手中的赤红圆珠缓缓飞出。

  银色火鸟顿时口中一声清鸣,双翅一展后,竟立刻扑到了圆珠上。

  下一刻银色火焰就将烈阳神丹彻底包裹进了其中。

  ……另一边,已经离小山数十里外的天空中,妇人和少女驾驭着白云飞快飞遁着。

  忽然白光一闪,云朵一下缓慢了起来。

  “珠儿,神念没有受损吧!”妇人轻叹了口气,开口问道。

  “母亲,我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少女显然还有些后怕不已,勉强一笑的说道。

  “没事就好!如此看来,这位‘韩先生’是真有大神通之人了。若是这样的话,烈阳神丹给了他,也不算浪费了。”妇人并未追问少女到底经历了何事,反而神色一松的说道。

  “嗯,我虽然没有探出什么具体东西。但这忍的确有些手段的。但是母亲,你寿元亏损之事要如何解决了。”少女却有些伤感起来。

  “嘿嘿,我身为族中的大祭司,能耗费些寿元就挽救族中一大劫难,又有何不满的。本族能立足此地,也是多亏历代大祭司庇护的。而族中大祭司,又能有几人是真正能寿终正寝的。好了,我等快些回去准备下吧。希望这位韩先生能尽快吸收神丹之力,好能助我等一臂之力。”妇人轻轻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少女双目一红,仍要说什么。

  但妇人却似乎不想再说什么了,两手一掐诀,足下白云一个翻滚后,立刻将二人都笼罩其中。

  随即白云化为一团白光的激射出去,一会儿工夫后,就在天边尽头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用手指抚摸了黄色印痕一会儿后,韩立将手臂放了下来,沉吟了一会儿后,再次取出几种丹药服下。

  虽然他对那烈阳丹大感兴趣,并且妇人也将效力说的神乎其神,但绝不会真将希望都寄托在上面的。

  不久后他就再次闭上双目,入定起来。

  两日后,天空尽头处一朵白云飞来,在云上赫然站着妇人和少女珠儿二人。

  少女仍然背着那张黄色大弓和三枚白色骨箭,而妇人手上多出一个赤红色玉盒、片刻工夫后,二人就到了院落的上空,并悬浮不动起来。

  “那人就住在这里?似乎布下了禁制。哼,这人竟对我们还不放松心。”珠儿美目眨了一眨,好奇的打量下方的几座木屋,目光立刻放到了其中一座被白光笼罩的屋子上,鼻中哼了一声。

  “韩先生法力受损,和我们又无深交,会如此做毫不奇怪。若是此地和我走时一样,未有任何禁制的话。我倒要有些奇怪了。”妇人轻笑一声,却毫不介意。

  随即她一驱动白云,二人立刻轻飘飘的落下。

  “韩前辈,妾身已经带烈阳丹来了。望先生见上一见!”妇人冲着屋门一施礼,悠悠的传声说道。

  “原来是火道友,韩某不便起身相迎,道友请进吧。”一个男子声音从屋中淡淡传出。

  话音刚落,白色光幕一闪,一下莫名的溃散了,同时屋门缓缓打开。

  妇人见此情形不再迟疑,立刻带着少女一同走了过去,并进入了门内。

  “咦,这是……”妇人进入屋内方扫了一眼,脸色蓦然微变,露出了吃惊之色。

  在屋子一端木床上,赫然并排坐着两名“韩立”,一名含笑望着他们,另一名面无表情的紧闭双目。

  少女也是一怔,面露狐疑之色的在两名“韩立”身上扫了两眼,也不知道是否看出些什么来。

  “道友请坐,这位是?”那名睁眼的韩立,冲一旁的椅子一点指,随即看了少女一眼,露出一丝询问之意。

  “这是小女白珠儿,以前一直在外面修炼,前两天才刚返回族中的。”妇人面带一丝恭谨回道,同时神念往两名韩立身上一扫后,心中暗暗吃惊。

  两名“韩立”,虽然一个气息很弱,一个气息较强,她均无法测出二人的修为境界。偏偏二人无论服饰相貌都绝对一般无二!

  这让此女心中隐隐有些发毛了。

  虽然身外化身之术,她也有所听闻,但绝不是她这么一名分支小族的祭祀能学到的。

  但只此一点,就可肯定对方神通肯定不同一般了。是否还让少女进行下面的试探,这让她有些犹豫不定了。

  就在这时,少女却婀娜一步上前,冲”韩立“深施一礼,甜甜一笑的说道:

  “珠儿听家母说族中来了一位上族的前辈,故而特来拜见一二的。望前辈千万不要怪罪!”

  “原来是火道友的千金,年纪轻轻就已有如此修为,真是可喜可贺啊!”睁眼的韩立,嘿嘿一笑,随口称赞了两句。

  “哪里!小女这点修为怎可能放在前辈眼中。对了,不知前辈在这里可住的习惯,若有不妥之处,尽管说就是了。晚辈立刻给前辈再另换一处。”妇人暂时将心中迟抛掉,面带笑容说道。

  “这里灵气就不错,不用如此麻烦!道友手中之物,就是那枚烈阳神丹吗?”“韩立”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盯着妇人手中的火红色玉盒,颇感兴趣的说道。

  “不错,正是此物!此丹是当年我族第一代大祭司在附近海域斩杀了一头……”妇人将玉盒托起后,就笑着承认道,并介绍起此丹的来历。

  韩立虽然心中略感奇怪,但仍不动声色的静静听下去。

  就在这时,一旁少女目中狡黠之色一闪,两只藏在袖中的手掌,突然一只手中多出一片翠绿异常叶子,另一只手则猛然掐动一个古怪法决。

  顿时一股无形的神念之力,诡异的向两名韩立悄然袭去。

  两名韩立的反应截然不同!、双目紧闭的“韩立”仍然纹丝不动,仿佛丝毫都未察觉到一般。

  但是少女却感到用秘术催动的神念一落在韩立身上,却仿佛落在死物上一般,竟然在对方身上任何神念波动都未察觉。

  少女心中一怔,不禁大感奇怪起来。

  此种情形不是对方会不可思议秘术,能将自己神念彻底屏蔽,就是对方真的只是一个空壳肉身而已。

  尚未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时,而探向另一名“韩立”的结果,就让少女神色大变,猛然嘴巴急张几下,脸色一下苍白无血起来。

  她神念一催到对方身体附近,竟仿佛进入到一个巨大漩涡中,所有神念一下不由自主的往对方身体中陷入而去。

  这一下如何不让蛇人少女惊的魂飞天外,急忙将秘术一收,往回狂收自己的神念。

  看似无法救回的神念竟轻而易举的被她收了回来,并未受到丝毫阻碍。

  这让少女又为之一怔了!

  而就在这时,正和少女说话的“韩立”目光一斜,冲少女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少女望见之下,樱桃小口一张,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看起来窘迫异常!

  妇人似乎对这一切丝毫都未发觉,口中再向韩立介绍了一会儿烈阳神丹药性和一些服用的忌讳时,就将火红玉盒捧给了“韩立”。

  “韩立”神色一正,称谢一声,才单手一招下,将玉盒收到了手中。

  接下来妇人不再多留什么,十分识趣的说出告辞之言,就一拉身旁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少女退出了屋子。

  “啼魂,你倒有趣,怎么无缘无故吓那丫头一跳。”一旁双目紧闭的‘韩立”,在妇人和少女一退出后,突然睁开双目,并淡淡的说了一句。

  接着他单手一挥手,顿时整座木屋外面再次被白光笼罩住。

  “主人!这丫头胆子不小,不过结丹期修为,竟然敢探测主人的神识。自然要让她知难而退了!”另一名“韩立”嘻嘻一笑的回道。

  随即此“韩立”身上黑光一闪,体形一缩,化成了一只乌黑小猴。

  小猴身形一蹿,就跳到了韩立肩头上,并有些讨好的将玉盒捧到了韩立眼前。

  韩立微笑的摇摇头,并未多说什么,将玉盒接了过来。

  啼魂自从在天渊城灵智初开之后,再将注入其神识中的各种知识典籍逐渐消化理解后,变化成他的模样,倒是越来越无法分辨真假了。

  将玉盒轻轻打开!一片红霞后,一股炙热气息迎面扑来,让他仿佛身处烤炉之旁。

  韩立不惊反喜,凝神一望。

  只见红光中赫然有一个拇指大圆珠,闪动着夺目赤芒。

  “这就是烈阳神丹,果然有些奇特。”韩立喃喃了一声,伸出两根手指,不慌不忙的朝玉盒中夹去。

  “噗嗤”一声轻响!

  圆珠在两根手指方一靠近的瞬间,竟一下冒出一团赤焰出来,一下将韩立手中包裹其中。

  若是普通修士,恐怕这一下就被此诡异火焰烧伤不轻。

  但是以韩立如今肉身的强横,自然视这点火焰如无物。手指上连一丝红肿烫痕都未出现,就将红色圆珠夹到了手中。

  啼魂蹲在韩立肩头,一对漆黑眼珠也盯着圆珠的骨碌碌不停,似乎对此丹也大感好奇的样子。

  韩立目光闪动的盯着此丹好一会儿后,脸上现出思量之色。

  若是照那妇人所言,因此此丹火属性过于霸道,服用起来不但步骤繁多复杂,而且一个不小心,还容易被药性反噬的,从而出现自焚之事。

  最好是用大量的寒属性灵丹灵药,先中和此丹的药性,再服用为妙的。

  可是他清楚感应到此丹中极火之力,实在非同小可,若就此浪费了实在有些可惜了。

  心中想罢,韩立不加思索的一张口,喷出了一团银色火球来。

  正是噬灵天火!

  此火“砰”的一声后,一下化为一只拳头银色火鸟,围着韩立盘旋了数圈。

  韩立眉梢一挑,手指微动一下,手中的赤红圆珠缓缓飞出。

  银色火鸟顿时口中一声清鸣,双翅一展后,竟立刻扑到了圆珠上。

  下一刻银色火焰就将烈阳神丹彻底包裹进了其中。

  ……另一边,已经离小山数十里外的天空中,妇人和少女驾驭着白云飞快飞遁着。

  忽然白光一闪,云朵一下缓慢了起来。

  “珠儿,神念没有受损吧!”妇人轻叹了口气,开口问道。

  “母亲,我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少女显然还有些后怕不已,勉强一笑的说道。

  “没事就好!如此看来,这位‘韩先生’是真有大神通之人了。若是这样的话,烈阳神丹给了他,也不算浪费了。”妇人并未追问少女到底经历了何事,反而神色一松的说道。

  “嗯,我虽然没有探出什么具体东西。但这忍的确有些手段的。但是母亲,你寿元亏损之事要如何解决了。”少女却有些伤感起来。

  “嘿嘿,我身为族中的大祭司,能耗费些寿元就挽救族中一大劫难,又有何不满的。本族能立足此地,也是多亏历代大祭司庇护的。而族中大祭司,又能有几人是真正能寿终正寝的。好了,我等快些回去准备下吧。希望这位韩先生能尽快吸收神丹之力,好能助我等一臂之力。”妇人轻轻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少女双目一红,仍要说什么。

  但妇人却似乎不想再说什么了,两手一掐诀,足下白云一个翻滚后,立刻将二人都笼罩其中。

  随即白云化为一团白光的激射出去,一会儿工夫后,就在天边尽头处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