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小说网

第一千九十八章 冲阶化神

2018-12-06 08:43: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虽然在修仙界中,能亲眼目睹修士冲击化神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一些相关传闻还是或真或假的流传出来不少的。

  “肉身檀化,想不到传说竟是真的。想必檀化结束,寒骊道友就应该突破瓶颈成功了吧。”目睹眼前的异象,老妪喃喃的说道,脸上竟满是羡慕异常的表情。

  “这可不好说!寒骊兄现在情形似乎有些不稳。仿佛只是肉体达到了突破化神要求,但是体内元婴蜕变,似乎有些不太顺利,否则那借助我等寒焰凝聚的神念标记就不会如此闪烁不定了。”老僧却眉头一皱,一阵见血的指出道。

  “这也是难免的。虽然师道友借用寒焰威能,临时让元婴强大起来,但毕竟不是他自己炼化之力,掌控起来就有如小儿舞锤一般,自然吃力异常的。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不简单之事了……”韩立长吐了一口气,也开口道。

  “那我们出手帮大长老稳定下体内元婴如何?”那青衫中年人面上焦虑之色一闪后,忍不住的问道。

  “这肯定不行!冲破化神瓶颈之事,哪是如此简单的,也许这种不稳正是寒骊师兄期盼的,想要借助此种力量,来一举突破瓶颈的。我们若是冒然出手,反可能弄巧成拙,还是静观其变的好。”白梦馨却清冷的说道。

  韩立听到此言,微微一笑,并未有反对什么。

  其他人则互望一眼,也默然不语了。

  其实他们就算想出手,恐怕也是有心无力的。

  因为经过两日夜不停的操纵极寒之焰,早已让众人身心疲惫,神念法力均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现在的众人,只能目睹寒骊上人自行突破最后难关而已。

  但没人注意下,韩立瞳孔深处蓝芒一直闪动不停,将寒骊上人体内的法力流动,元婴的种种变化,都清晰异常的收入眼内,默默记下。

  这些只要以后有时间细细加以印证,对他以后的益处绝对不小的。仅此一项,韩立就自觉此行冒险留在此地,是大有所值的。毕竟观摩修士突破化神期的机会,绝对是可望不可求的,他能此番遇上了,也算是机缘不小了。

  其他几人虽然也能用神念强行观察一些,但远不如明清灵目神通下韩立收获多,清晰和全面性均大打折扣,效果大大不如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盘坐在乳白色光莲中的寒骊上人身形一震,身体散发的诡异香气一下浓郁了数倍,同时眉宇间的光莲标记,也蓦然变大,幻化出一片片的莲影出来,彻底绽开怒放起来。

  原本静静坐着的韩立等人,顿时一惊,同时凝神望去。

  只见原本盘坐在那里的寒骊上人双目已然睁开,一对眼珠竟散发出若赤金一般的光芒,同时手不动,足不抬,身形就从光莲上徐徐升起,仿佛轻若无物一般。

  寒骊上人四下盼顾一下,面上现出一丝惊喜来,略一犹豫后,还是单手一抬,手指微微颤抖几下,似乎掐动了什么法决。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只觉体内残余灵力一跳,随即沸腾狂奔起来,竟有种往体外狂泻而出的恐怖感觉。

  韩立大惊,不加思索的功法急忙运转数遍,这才将体内灵力失控,暂时镇压下来。老妪和青衫中年人等脸色也大变了一下,同样好一阵手忙脚乱。

  看来并非只是他一人遭遇此诡异之事。

  韩立目光闪动下,尚未明白倒底发生了何事时,突然附近数座法阵同时传来嗡鸣声,附近的光幕更是猛然一颤,就从上面飞射出丝丝光霞,直往法阵中飘射而去。

  这些灵光一接触到寒骊上人身体,就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短短片刻后,光幕就开始崩溃瓦解了,从法阵外飘来的光霞变成了乳白色,一下稠密异常起来。

  “天地元气被引动了!”不知谁用低低的声音,喃喃了一句,欢愉中充满了敬畏、羡慕,甚至有几分嫉妒的口气。

  韩立一听此言,心中一凛。

  这时,寒骊上人身体仿佛是个无底洞,无论多少冰寒之力涌入进去,除了双目金光越发锃亮,眉宇间光芒越发耀目外,竟再没有其他异常。

  此种异象足足持续了一盏茶时间后,一阵嘎嘣的爆响声从寒骊上人体内传出。他盘坐的身形一下高涨了数寸。

  同时他眉宇处光莲急剧变大,将大半头颅都遮挡在其后,随后又骤然间收缩,最终化为拇指大的存在,晶莹剔透的镶嵌在了其眉宇中。

  四周滚滚而来的光霞一顿,然后纷纷飘散消失。

  韩立等人体内的灵力骚动,也同时消失不见,恢复了正常。

  寒骊上人神色肃然的两手掐诀,缓缓闭上了双目,眉宇间六色莲花也灵光一敛,恢复了平静。

  “难道已经突破化神成功了!”见此情形,所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如此想到。

  青衫中年人和白梦馨面孔上更是隐隐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但还未等他们某一人开口询问,忽然一声闷哼从寒骊上人口中传出。接着其脸孔毫无征兆的扭曲变形起,原本掐诀的双手也一下抱住了头颅,似乎一下痛楚无比。

  这一下,让韩立等人又目瞪口呆起来。

  “寒骊师兄,怎么回事?”青衫中年人大急的叫了一声。却不敢冒然过去。

  寒骊上人听到此惊呼,勉强的抬首望了一眼青衫中年人,根本未来及说什么,其眉宇间原本看似已经平稳下来的光莲,光霞光狂闪,竟然在下一刻就自行脱落而下。

  然后光莲一涨一缩,传来“砰”的一声轻响,竟然就此爆裂开来,化为一团六色灵团闪闪发光。

  寒骊上人一声惨叫,身形几晃后,人就从空中跌落而下,正好掉入到了下方的乳白色光莲之中,身体蜷缩一团,索索发抖不停。

  “大长老!”

  这一下白梦馨也无法作住了。当即和青衫中年人一声招呼后,二人化为黑白两道遁光直奔光莲扑去。

  韩立三人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却没有跟着飞了过去。

  “我没事,只是天地元气反噬,吃了些小亏而已。”大出乎所有人预料,跌落到光莲中的寒骊上人突然间一翻身,就再次盘坐起来,脸色异常苍白的说道,脸孔的扭曲似乎已经平息了下来。

  已经飞到近前的白梦馨和青衫中年人见此,心中一松,当即停在了光莲上空。他们正想仔细问些什么时,那寒骊上人匆匆说了一句话后,就马上一翻单手,一叠先前用过银色短刃出现在了手中,手掌一挥,银光闪动间,十六口短刃全都激射而出。

  但这些银刃方一离手,就立刻一个盘旋,刀尖倒对的悬浮在了他身体四周。

  接着寒骊上人一声低喝,十六口短刃同时一闪,全扎进了他肉躯之上。

  除了头颅之外,身体各处都只露出短短的一小截刀柄,刀刃几乎全没入了身体之内。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蓦然半眯了起来,盯着前方眼皮不眨一下。

  只见这时的寒骊上人,身上蓦然浮现出一层不一的杂化光焰出来,以蓝白两色为主,但是另黄绿等其他色彩。

  “几位道友快快收回自己的寒焰!”寒骊上人眼睛都没有睁开,口中就郑重异常的一声大喝。

  那僧人口中一声佛号,随即单手朝寒骊上人虚空一招。

  寒骊上人身上浮现的绿色寒焰化为一缕缕的灵霞,转眼间就凝聚到了的一小团,“嗖”的一声,就向僧人激射而去。

  僧人大袖一拂下,就将自己的寒焰收了进去。

  韩立等其人的动作,也纷纷不慢,同样施法之下,将自己的极寒之焰招回。

  片刻工夫,寒骊上人身上只剩下一层蓝色的乾蓝冰焰,身上散发的异香,就此不见了。

  这位小极宫大长老,神色并未就此放松下来,而是双手掐出一个古怪法决,同时口中传出古怪的咒语声,遍插身体上银刃开微微的颤抖起来。

  一阵低鸣后,绿绿的白色寒气沿着刀柄浮现而出,瞬间将所有银刀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寒骊上人口中咒语声一停,手中法决豁然一变。

  “砰”“砰”之声随之接连响起,刺目银芒从晶刃上洞穿而出,表面冰层寸寸的碎裂开来,凭空化为了无有。

  但马上寒气又沿着银刃浮现而出,再次化为一层层的晶冰,然后再在法决催动下,重复的碎裂掉。

  如此接连几遍后,韩立嘴角一动,心中有些恍然。

  这位小极宫大长老,竟在借用法器之力,就将体内原先吸入的玄玉寒气强行拔除出来。

  看来他真的未能突破化神瓶颈成功,否则以化神之力,这些寒气反应是滋补元气的最佳良药了。

  韩立心念急转,瞬间有了自己的判断。

  一声长长的叹息,从寒骊上人口中传出,这位小极宫大长老睁开了双目。

  此刻的他,眼珠重新恢复了黑白之色,但是身形相貌仍保持三十余岁的样子,但仰首望天,一脸的寂寥之色。

  (只能一更了,今天有事情要出门一趟,先向大家请假一下哦,晚上回来咱再接着码字!)